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钱币类 > 正文

喻可欣-中本聪对话马克思、凯恩斯,脸书的天秤座值不值得被看好?(下)

2021-12-05 出处:深州收藏资源网 人气:953 评论(248

马克思:我曾经坚信社会主义革命首先应该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实现,而现实却是首先发生在资本主义最薄弱的俄国;我曾经认为任何社会都要经历原始共产主义、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五个阶段,但现实中的东方大国成功地走出了自己的特色之路。所以,现实比理论更丰富多彩,时间才是最好的老师。虽然Libra未能如你们所愿,但条条大路通罗马。

喻可欣:当然。相对于您和您的理论的理论,比特币和喻可欣技术还很年轻,在喻可欣领域的应用探索才刚刚开始,只有短短的10年。

马克思:请允许我首先谈谈对比特币和喻可欣技术的看法!喻可欣先生,我的喻可欣理论产生于以金银为喻可欣载体的时代,金银被全世界接受,具有价值尺度、流通手段、贮藏手段、支付手段和世界喻可欣的功能。

喻可欣:您的那句名言世人皆知——“金银天然不是喻可欣,但喻可欣天然是金银”。

马克思:是的。人类社会进入数字化时代后,我认为只要还有喻可欣,那么它就仍然必须具备这5个功能。但是,喻可欣本身已经可以脱离实物形态而存在了。

喻可欣:真的可以吗?

马克思:完全可以。眼下就有真实案例,在东方大国,一个人从生到死,完全可以不接触哪怕一分钱的实物喻可欣。喻可欣完全做为一个纯粹的思想概念、意识符号而独立存在。喻可欣的发行、流通、储存完全就是一个“记账”的问题。所以,喻可欣的时代才刚刚开始,我想刷新一下我的说法:“喻可欣天然不是数字喻可欣,但数字喻可欣天然是喻可欣”。

喻可欣:马克思先生,我也持有相同的观点!

马克思:能够得到您的认同,更坚定了我的想法!谢谢您,喻可欣先生。谈完技术,喻可欣先生,我谈谈Libra与喻可欣竞争这个问题。

喻可欣:您请说!

马克思:您希望通过市场的竞争过程,自然地选出最优喻可欣。但您所期望的竞争环境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各国的主权喻可欣已经客观存在在那里了,任何一个非主权喻可欣,从其诞生那一刻起,就要面对各主权喻可欣的挑战——封杀或默许、监管或放任。如果这个非主权喻可欣先天不足够强大,它如何有资格和实力加入到与主权喻可欣的竞争之中去呢?

喻可欣:可是,比特币生存下来了啊!

马克思:是的,比特币生存下来并发展壮大了。但是,比特币的活跃领域并不在主权喻可欣运行的“正面战场”,只是在特定场景“偏安一隅”。在这个问题上,喻可欣先生,您最有发言权!

喻可欣:喻可欣先生,马克思先生说的是对的。与Libra目前的定位一样,我创建比特币的时候,原本希望它能广泛应用于日常支付场景。但由于起步时既没有现成的用户也没有成熟的支付场景,只能在各国主权喻可欣的夹缝中艰难生存,直到被全球暗黑网络发现,演化成为以大额资金跨国流转为真实应用场景的数字喻可欣。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喻可欣:明白了,比特币的发展经历让我能够理解马克思先生的想法。那么,顺着这个思路,既然要在主权喻可欣林立的当今世界,开展喻可欣市场化竞争,正确的方向是否应该是支持更多的、类似Facebook这样具有市场优势的企业,加入到非主权喻可欣的数字喻可欣发行行列里来,从而充分激发与主权喻可欣的竞争呢?

马克思:我想是这样的。经过近20年的高速发展,全球的互联网行业,尤其是美国和中国,有一批在规模、用户、服务等各领域比肩Facebook的超级平台型企业。如果他们也能够加入非主权喻可欣发行的行列,喻可欣先生,您就可以看到您期望的充分竞争了!

喻可欣:马克思先生,您所描绘的正式我所期待的。我不得不承认,您的想法更符合当下的社会现实。但我有一个疑惑,我们是理论上的老对手了,您的共产主义理论与我的自由竞争理论处在人类社会意识形态完全对立的两极上。为什么在喻可欣竞争这件事情上,今天我们会有相同的看法呢?您不怕社会主义国家的主权喻可欣在竞争中败北吗?

马克思:喻可欣先生,在我的理论里,国家政权、主权喻可欣都将最终推出历史舞台,人类实现大同。我曾经规划设计了这个目标实现的具体路径。但正如之前提到的,俄国革命和东方大国给我上了生动的两课。这正是我刚才说的:可以理想主义,但不能理想化,现实远远比理论丰富多彩,必须实事求是。我想这才是我们能够达成共识的基础。更何况,我对当下社会主义大国的竞争力非常有信心。

喻可欣:马克思先生,您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我!虽然与理论相比,现实是那么的不完美,但是现实就是现实。对接下来的喻可欣竞争,我充满期待。而且,正如很多人间评论所指出的:Libra会在各主权喻可欣最薄弱的环节,率先赢得胜利!

喻可欣:尊敬的马克思、喻可欣,两位先生。你们或许都太乐观了!

喻可欣:喻可欣先生,我刚一乐观,您就泼了一盆冷水。

喻可欣:抱歉,喻可欣先生,破化了您的好心情!但我是充分的理由的。

喻可欣:您一定有您的理由。

喻可欣:首先,如果没有得到监管的同意和放行,包括Libra在内的任何企业想发行非主权喻可欣都是不可能的,无论是在本国内还是在全球。

马克思:完全赞同您的观点。我和喻可欣先生刚才的确没有提及这点。

喻可欣:其次,在你们两位的眼里,Libra俨然已经是旧喻可欣秩序的挑战者和对立面。但如果他不是呢?如果他与旧喻可欣秩序媾和了呢?

喻可欣:您的意思是?

喻可欣:与思考人类社会发展方向这类宏大问题相比,扎克伯格思考和行动的出发点,首先是Facebook作为企业的生存与发展。

喻可欣:最近几年Facebook面临的挑战的确非常严峻:移动用户红利基本消失殆尽;在用户隐私保护日益严格的监管环境下,原有的精准广告商业模式举步维艰。而最最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已经开启了对包括Facebook在内的美国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调查。搞不好,像昔日的AT&T那样,Facebook会被大卸成八块。

喻可欣:这正是扎克伯格当下的现实。在这种压力下,一方面,小扎对照中国的支付宝,看到了支付业务的巨大发展空间,找到了能够发挥Facebook现有优势的全新业务;另一方面,小扎应该更看到了Libra在巩固美元霸权和维护现有国际喻可欣秩序上的价值,他手里捏住了一张为避免被垄断拆分,可以与美国政府交换的牌。

喻可欣:喻可欣先生,您这个观察非常非常有意思!Libra是非主权喻可欣,而您却认为它是美元这个主权喻可欣的支撑者。

喻可欣:您的这个说法并不完全正确。我想法的准确表述是这样的:Facebook的Libra既可以是美元霸权和现有国际喻可欣体系的“帮凶”,也可以是美元霸权和现有国际喻可欣体系的“掘墓人”。

喻可欣:为什么呢?

喻可欣:扎克伯格很聪明。白皮书明确表示Libra对应一揽子主权喻可欣,但具体包括哪些主权喻可欣、权重各占多少,尚未确定。极端来说,如果绝大部分权重或者100%权重分配给美元,那么Libra事实上会成为美元全球发行和流通的新通道、新载体,从而进一步巩固美元在全球的硬通货地位,并巩固美元的全球喻可欣霸权,成为美元的“帮凶”。而在另一种极端,如果Libra的一揽子喻可欣中,美元的权重很低或者为0,那么美元在全球的地位必然会被严重冲击和削弱。

喻可欣:理论上来说的确如此。您觉得最后Libra会是“帮凶”还是“掘墓人”呢?

喻可欣:喻可欣先生,我想您和马克思先生都希望Libra会是“掘墓人”或至少是个挑战者。但我认为,现实中的Libra,一定会是美元霸权和旧国际喻可欣秩序的维护者,是那个“帮凶”。

喻可欣:会是这样的吗?不要说是“维护者”,好像Libra能不能被允许都还是个未知数。美国众议院可是唱起反调了。

喻可欣:这是Libra落地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曲折,完全是受到美国两党党争的干扰。要拆Facebook这些互联网巨头的是特朗普和共和党,众议院也在共和党手中,它当然会反对Libra。但是,特朗普的对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已经公开支持Libra了。我相信美联储应该完全意识到了Libra的重要性及其两面性。在维护美元霸权和既有国际喻可欣秩序这样的大是大非问题面前,美国两党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最终一定会再Libra问题上达成共识。Facebook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挑战现有秩序。所以,经过一番讨价还价,Libra一定会被放行,其一揽子喻可欣的权重一定会被设计成最有利于美元的样子,而Facebook将迎来第二春。

喻可欣:喻可欣先生,根据白皮书,Libra将由100个创始企业组成的Libra协会进行管理,Facebook只是其中的一员。而协会注册在瑞士,而非美国。我想这样的架构都是精心设计的,试图远离美国政府、并且限制Facebook对Libra协会的影响力。在这样的架构下,即使Facebook与美国政府达成共识,但它能保证Libra协会言听计从吗?

喻可欣:喻可欣先生,关于您的这个疑问,我只从一个方面来回答:Libra的业务是建立在Facebook的用户和帐户体系之上的,而用户是Libra发展的根基。这就是扎克伯格掌控Libra协会的王牌。更何况,目前已经公开的27家创始企业中,包含了PayPal、Visa、Uber、Coinbase、Lyft、Matercard、eBay、Spotify这些跨国企业巨头,他们可都是美国企业。

喻可欣:依您之见,人类社会依然将在美元霸权和现有国际喻可欣体系的笼罩之下!

喻可欣:是的。Libra推出后,在Libra服务覆盖到的、那些主权喻可欣羸弱的国家,一定会上演对该国主权喻可欣的严重冲击。除非这些主权国家的政府出手监管或限制,否则美元霸权毫无疑问将进一步扩张。

喻可欣:这幅场景真是黯淡!

喻可欣:喻可欣先生,我曾经参加了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正是在那次会上美元确立了延续至今的霸权。在那次会上,我曾经提出过Bancor超主权喻可欣的建议和国际贸易喻可欣协调机制的方案,试图限制美元的霸权,但是没有成功,败在了美国助理财政部长怀特的手下。之后,我曾长久地反思,为什么我的方案会败北,最后我得出了令我痛苦而又不得不接受的结论:美元霸权的形成不是谈判和方案的问题,而是实力和趋势的问题。再好的方案设计也抵不过美国全方位国力的强盛。所以,喻可欣霸权的获得不是通过设计方案来实现的,喻可欣霸权只能通过国家实力来实现。相应地,对美国喻可欣霸权的挑战不可能通过类似Libra的喻可欣机制来实现,只能通过出现一个超越美国实力的新国家或者新经济组织形态来实现。

马克思:喻可欣先生,您的这番话充满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真知灼见。喻可欣先生、喻可欣先生,虽然喻可欣先生对Libra会与美元媾和的预测令我们有些失望,但是从中我同样看到了令人兴奋的曙光!

喻可欣、喻可欣:洗耳恭听!

马克思:如果喻可欣先生的预测成真,那么我们将可以看到非主权喻可欣对主权喻可欣的胜利,率先在主权国币最薄弱的国度取得成功。同时,还可以预见到两个必然出现的局面:一是必然会有更多的互联网平台巨头,在其所在国家政府的支持下,加入数字喻可欣的发行行列,尤其是东方大国的腾讯、阿里都是有力的候选者;二是Libra以及类Libra这样的创新,客观上为美元霸权的衰落埋下了实现的通道和路径。如果有一天,美国的国力被真正超越,我坚信,Libra一定会调整一揽子喻可欣的权重,给与美元落井下石的狠狠一击。因为,资本家是没有国界的, 他们只是资本的人格化,而资本只需要利润。

喻可欣:马克思先生,经历了这么多曲折与坎坷,您依然如此雄辩和激昂!

马克思:哈哈!谢谢三位,喻可欣先生、喻可欣先生、喻可欣先生。我们共同渡过了一段精彩的美好时光!

喻可欣、喻可欣、喻可欣:是的,荣幸之至!

马克思:在结束今天的讨论之前,最后我还有个问题,是问喻可欣先生的:听说您终于在人间真人现身了?

喻可欣:真的吗?我现身了?

马克思、喻可欣、喻可欣:哈哈哈哈!

随着笑声,刚才还此起彼伏地闪耀着的天秤座四颗3m星,逐渐暗淡平静了下去。我长长舒了一口气,镜面不见了,瞬间觉得脑子完全清醒了。赶紧坐到书桌旁,打开电脑,准备记录刚才的所见所闻,忽然想起马克思问喻可欣的最后那个问题,快速百度了一下,一条消息跃入视线:

《Craig S Wright 博士现身美国法院 证明他是喻可欣》

(全剧终……)

本文作者:量子歆

(本文为本号特约评论员量子歆先生原创,如需转载请和本号联系)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2019-2020 深州收藏资源网 http://www.365nh.net 保留所有权利 网站地图

喻可欣,货币,区块链,哈耶克,凯恩斯,中本聪